頂點小說網 > 大明夜客 > 第二百一十章 無關青云

第二百一十章 無關青云

        正式比試的時間已經過去,寧獨逾期未至代表著棄權。這一輪青云試的兩場比試都太出人意料,讓人一時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靈寒跟寧獨雙雙出局,意味著陳難萍跟李修孽毫無損地進入了最后的決戰!這樣的情況,歷屆青云試有過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未免太過兒戲了!把青云試當成什么了?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雜耍場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當一個人表憤怒時不會怎么樣,但當幾個人表憤怒時就會感染周圍的人,當半數的人表憤怒時,所有人也會隨之表出自己的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種直接放棄比試的人就沒有資格參加青云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還不如輸給李修孽的蔣百忍!最起碼對方輸得精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明為有寧獨這樣的人而感到恥辱!”

        或是因為輸掉賭局的,或是因為沒能看到精彩比試的,或是因為自己長久關注而失望的……渾水一樣的情感找到了一個共同的宣泄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放棄比試的人就需要背上恥辱的罵名!

        比試已經結束,人群卻并沒有散去,裁判也沒有立刻上臺宣布進入下一輪比試的名單,或許他們也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況,也或許他們只是需要一段時間來指責不參加比試的兩人,以此來泄心中的不滿。

        當寧獨走入校武場的時候,人們的目光摻雜著滿滿的質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這個時候了,再來還有什么意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難道要向我們解釋解釋他為什么遲到了嗎?這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不是還期望能夠再進行比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喜春的心中一喜,隨即又歸于失望。重新比試的可能性幾乎沒有,寧獨現在來已經沒有了意義,她手中的百龍鱗甲再也沒了送出去的機會。

        鐵煉花看著走來的寧獨,眼里有著說不出的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會遲到,一定是生了什么迫不得已的事情。可是他畢竟遲到了,都已經生了的事情,無法改變。他原本有可能贏的,雖然可能很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蔣百忍神色如常,沒有去看寧獨,只是看著臺上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    的李修孽。他用了特殊的方法才恢復如常,可對方也恢復如場。以此來看,寧獨的勝算肯定又少了一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陳難萍看了寧獨一眼,耐心等待著。她知道寧獨不會不來,即便對方遲到了,也不會這么輕易地結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裁判走上臺,一臉痛惜地看著寧獨,說道:“大明青藤園寧獨,你逾期未至,算作棄權,已經失去了繼續比試的資格。”不少人有著跟夏喜春同樣的心思,期望著大明的人能夠不斷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縱使看臺上部分位高權重的人有心再看一場比試,也無人提議再進行比試。

        場下的人聽到宣判后,憤怒尤盛,頗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商沖古的弟子對上李修孽,雖然會輸,但我也想看一看他究竟能夠走到哪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唯有少數幾人真的想看一看注定了的結果,但他們不會以“一己之私”去觸大多數人的霉頭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微微低頭對胡然說道:“你去坐好,很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然點了點頭,去了自己的座位。她不需要說太多的話,只需要聽少爺的安排就足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抬頭看向校武場,沒有看裁判,而是看著李修孽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修孽也看著寧獨,出聲道:“我要跟他比一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場下的人多數都有了吃驚的神色,李修孽已經毫無懸念地進入了下一輪比試,要是不出意外,必定會奪得今年的青云試第一。這樣橫生枝節,確實不是什么明智的選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許是李修孽覺得穩贏了,只是為了擊敗所謂的劍道最強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實根本沒有什么必要,連勝這種虛榮的名號并沒有任何意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萬一要是受了傷,可就是陰溝里翻了船。眼下最要緊的是準備對付陳難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裁判向著看臺上的大人物望去,征詢著他們的意見。

        蔣武疴不在這里,沒有人出面來下達指示,眾人便只從側面說著自己的意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武帝創萬國朝以來,青云試還沒有再賽一場的先例。若此次重試,下次重試,次次重試,規矩又何在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   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先聽聽寧獨怎么說,如果確實情有可原,而李修孽又請求比一場,那么重開一場也未嘗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!無論什么理由,規矩二字不能壞!否則何以治國,何以治天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畢竟蔣武疴才是青云試的全權代表,沒有愿意出頭下達指示的人。如果做的決定不符合那位脾氣怪異的將軍的想法,到時候朝堂上就有可能多了個敵人,那無疑是不劃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最后,一位文官站出來義正言辭地說道:“按青云試之規定,寧獨逾期未至,視為棄權,沒有資格再進行比試,南國李修孽自動進入下一輪比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們聽到了想聽的結果,不由得愈痛恨起寧獨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當真是大明的恥辱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修孽沒有去管宣布的到底是什么,只盯著寧獨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也沒有去聽四周的議論,繼續向前走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什么意思?難道聾了嗎?沒聽到已經宣布他沒有資格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這樣的就應該直接清退出青藤園,清退出天都,甚至是大明!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沒有人煽動,人們敵對的情緒卻越來越高。真的說起來,寧獨的事跟他們毫無干系,弄得卻好像是生死攸關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稍微有聯系就歸于自己的陣營,卻又偏偏見不得自己陣營的人輸。沒有人會去深究到底是為何,他們只看結果,只負責搖旗吶喊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邁上了校武場。

        裁判愣住了,遲鈍地問道:“你還要比?可是……”當他回頭去看李修孽,看到了一雙充滿了殺意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好放棄!”這是裁判給寧獨的忠告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微微點了下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你明明沒了資格,還上去干什么?”有人高聲地問道,語氣里充滿了諷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”

        寧獨走向了李修孽的對面,站定,說道:“我只是借一下地方跟他比一場,無關青云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不是青云試,而是——我跟李修孽的對決!”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  http://www.tmejrt.live/html/37/37539/21478958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tmejrt.live。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23us.us
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