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網 > 九龍神鼎 > 第二千九百零二章 不容糟蹋

第二千九百零二章 不容糟蹋

        白雪臉色鐵青無比,心頭的憤怒已經無法壓制。



        韓嫣然根本沒有打算放她走,從一開始,就完全是在耍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韓嫣然!你要說話算數!”白雪警告道,其拳頭緊緊握住,大圣級別的力量,化作一層海浪在周圍滂湃。



        韓嫣然怡然不懼,反而戾氣更甚:“怎么,想反抗我這位盟主的決定?別忘了,我現在是盟主,而你什么都不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白雪立在那里,一動未動,只把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韓嫣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者好整以暇的把玩著其發帶,道:“我韓嫣然說話算話,第三個要求完成,立刻讓你離開天道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呵呵!



        自廢修為,那還不如囚禁在陵園呢!



        至少,后者還能保全性命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韓嫣然,我一忍再忍,你為什么一定要逼我?”白雪取出一根針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旁邊的周元老見狀,暗道不好,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。



        韓嫣然眼光銳利光芒一閃,好似抓到天大機會,眼中盡是奸計得逞的冷笑:“來人呀!白雪意圖刺殺盟主,此等大逆不道者,就地格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無緣無故,沒必要戲耍白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目的,就是逼得白雪無法忍受時動手,然后給她定下一個永世不得翻身的罪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說實話,她還真擔心白雪忍下來,自行進入陵園守陵。



        活著的白雪,對其盟主之位終究是威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唯有死的白雪,才能讓人放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嘩啦啦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古圣們,立刻沖上前,將韓嫣然護在身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白雪滿腔怒火,只覺得自己胸膛快要炸裂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被廢掉盟主之位,那就罷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讓她守陵一個紀元,也罷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讓她跪下交出盟主大印和印章,也罷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奪走她娘親留給她的唯一遺物,也罷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為什么,她都這樣退讓,卻還是不放過自己?



        為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為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一腔壓抑無比的悲憤,化作絕然殺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死!”白雪縱身一躍,化作一片白茫茫的雪花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些雪花,全是其手中的道器針所化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每一片雪花,都飽含無數的針,傷人無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對天道盟,已經失去哪怕一丁點的信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天道盟置他于死地,那,還留戀什么,又遵循什么規矩?



        殺出去,判出天道盟就是!

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離開前,豈能放過韓嫣然?



        嘩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白雪瞬間覆蓋那一片古圣強者和韓嫣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頓時,最前面的古圣強者,全都被凍結成為寒冰,體內卻生機滅絕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每一個古圣的臉上,都掛滿極端痛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為他們并非是真的被凍死,而是被無數的針毀掉魂魄而亡。



        韓嫣然嚇了一跳,全然沒想到,自己的古圣護衛,竟然連絲毫抵抗都沒有,就全都被殺死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白雪隱藏的實力,比預料中強得多!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逼我的!”白雪滿目殺機,手指一揮,一片雪花就迅速籠罩韓嫣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,周元老在場,顯然不會看著韓嫣然被殺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否則,他無法向韓元老交代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吧!”周元老嘆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雙掌一搓,一個金色的陀螺閃現在白雪背后,狠狠撞過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盡管白雪有其道器護體,但還是難以抵擋陀螺的巨大威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噗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白雪周圍的雪花,立刻消散,跌落在地化作一根根的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本人亦被陀螺貫穿道軀,出現一個巨大缺口,道血滾滾而落,慘然無比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白雪腑臟被毀,體內一口熱血順著喉嚨噴涌而出,身體亦被巨力撞得向前趔趄,撲倒在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白雪渾身劇痛,但仍舊殺意不減,在地上縱身一撲,撲向韓嫣然:“給我死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噗咚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可,撲到半空,一股重力從天而降,將其從半空狠狠踹到地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周元老!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腳將白雪踩在地上,繃著臉道:“白雪,你過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白雪本就身軀劇痛,而今又被周元老踩住傷口,其中疼痛只叫人痛不欲生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,白雪此刻的心,才是更痛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轉過頭,滿眼俱是悲哀眼淚:“我過了?原來是我過了!哈哈哈哈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仿佛聽到了世間最可笑的笑話,癲狂的大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笑聲里,充滿絕望,憤怒和悲哀以及深深嘲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周元老眼中閃爍一抹不忍,不由閉上眼睛,再度睜開時,眼里一片冷漠,再無情感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韓嫣然做過什么,她都是盟主,你刺殺盟主,便是無可饒恕的大過!”周元老一副鐵面無私的面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似韓嫣然那般咄咄逼人時,他有過公道似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呵呵,要殺要剮隨便,不用跟我講什么仁義道理。”白雪手指在地面抓著,眼中只剩下凌厲的恨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生最悔,就是為天道盟效果力。”白雪以惡鬼般的眼神凝視著韓嫣然:“如有來世,我定做天道盟的死敵,直至毀滅天道盟為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背叛有多深,恨就有多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白雪遭到的背叛,足夠讓她轉世都銘記。



        韓嫣然被披頭散發,眼神極度恨意的樣子嚇到,心中一個機靈。



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人,絕對不能給她機會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然,寢食難安!



        其心頭惡念頓起,道:“周元老,你還等什么,砍掉她的頭,滅掉她的魂!我天道盟沒有這樣忤逆盟主的叛徒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元老沒有過多猶豫,他舉起了陀螺,向著白雪的頭顱狠狠砸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刻,白雪望著天道盟外,明媚的陽光,眼瞳里好似倒映著一些過往的朦朧時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溫暖又匆忙,清晰又模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似是十分遙遠的歲月,又好像恍如昨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頭一片頹然,大概,這一生就這樣結束了吧?



        可,忽然,殿門口的陽光一陣晃動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道身影披著溫暖的陽光,從遠處走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得很慢,可每一步,都踩在人心上,令人心臟撲通跳動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蘇……玉?”白雪以為自己看錯,用力眨了眨眼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身影太模糊,看不清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,一聲熟悉又陌生的聲音,傳入耳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人,你們就這樣糟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句毫無感情的發問,可正因如此,反而令人莫名的戰栗,莫名的恐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似極端的平靜下,壓抑著另一種極端的情緒。



        (明天中午兩更。)



  http://www.tmejrt.live/html/2/2389/16970776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tmejrt.live。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23us.us
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开奖结果